2011.1.2 随记

昨天的事。

柏成到深圳一个月了,昨天我才有时间去坂田走走。先去逛一下华为单身公寓,美曰其名“百草园”,外号“里欧外非”——里面很漂亮,欧洲式的建筑风格,而百草园外面的情景,就像是非洲一样,天壤之别。在里面打了一个小时的桌球,然后看他的闺室,在马蹄山后面的禾坪村,住10楼,没有电梯。进去后,家徒四壁,只有一张床,一个热水壶,没有其他家具。跟我刚在新屋村住下来一样,床还是房东阿婆给我的。刚到深圳找工作时,在国贸见了漂飘学姐,她说:”在深圳,不需要太多的东西,一张床就够了。累了就睡,睡后继续上班工作“。

中午突然收到谢星的短信,说到我住的地方碰头,开始是说晚上,只好放他鸽子了。德哥1号晚通宵,到下午了才醒来,跟我们去打一个小时的斯诺克,他有事,晚饭就我跟柏成去吃烤鱼。聊了很多事,感叹社会的黑暗,做技术的艰辛,生活的无奈,也在探讨未来之路。最近去华为的还有沈晓奇,李伟,他们那天都没空。华平去年十月份也跑到华为了,怎么大学同学都一窝尔的跑进去,有如当年奔向延安的进步青年一样。吃完饭又继续在路边打两个小时的桌球,很便宜,一小时4块钱,很适合像我这样打球靠狗屎运的新手练习。一下子玩到10点,334晚上最后一趟车是10点,还好可以坐317到梅林关。快到梅林关,有一个站是滢水山庄,很熟悉,突然想起findya师兄,好人啊,曾经到他住过的书香门第蹭住两个星期。07年末那里附近还是很荒凉,现在都是一排排整齐的楼了。到梅林关才发现没公车回来, 打的走南坪快线直接就到桃源村了,原来可以这么快!

If you enjoyed this post, make sure you subscribe to my RSS feed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