梅泉文昌阁

古迹寻踪

梅泉文昌阁,位于广西平果旧城菊良村,以下文字摘自 《独石滩》 2008年10月15日 双月 总第33期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分割线开始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梅泉文昌阁

从东壁塔往西约二里,在菊良村小学附近的一座山坡上,有一口美丽的古泉,名叫梅泉,泉水清澈如镜,源源终年不断,泉边长着一颗千年梅树,与泉水相衬妣美,实为胜景之地,故称“梅泉胜景”。

咸丰初年,在菊良村百良屯秀才黄俊冠的倡导下,当地有名之士捐资献料,出谋献策,在这里修建了一座规模雄伟,金碧辉煌的寺庙,名曰梅泉文昌阁。庙内设立神牌佛像,有观音菩萨,红脸关公,十八罗汉等,生态逼真,惟妙惟肖。正门有一块雕着“梅泉胜景”的大石横匾安置其上,其字苍劲有力,颇有“笔锋腾虎豹,墨浪走蛟龙”之感,落款为周孔惠手笔。门前竖立一块约2米,宽约1米的大石碑,这就是“梅泉文昌阁碑”,记载着文昌阁建立的背景,位置,经过以及某地某人捐资捐物数。碑文首句曰:“人才不择地而生”,这一论点充分说明当时立碑者思想前卫,对后一代有着积极的影响。还有一块“梅泉诗”碑立于寺后,后两句为“梅泉涌出芙蓉镜,留着他年及第人”,这就是说前人的光辉,永远照耀着后人开拓前进。

遗憾的是,如今“梅泉胜景”虚存其名,“文革”期间,辉煌的文昌被“四旧”砸得粉粹,善良的菩萨,威武的关公,乐观的十八罗汉也是难逃劫难,就连泉边的千年梅树也消失无踪。无情的历史,给“梅泉胜景”带来致命的创伤,如今只剩下清流、石匾、记事碑而已。倘若建造者们在天有灵,一定为此落泪啊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分割线结束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梅泉文昌阁碑文

人才不择地而生。郡以北二百里有奇为兴宁寨。风俗淳朴,不尚文逦迤,而前砠之凹梅泉出焉,山下出泉象取诸蒙,有景行育德之义,乡人士 甞遨其间,山不高而秀,泉不深而清,盖勝景也。余倡捐鸠工庇材,帖泉建阁设文昌帝君像,众皆可期年而落成,复屋重檐,折瓴分流,上下两层,开门九配就德,通窗六准六经。壁上绘花卉人物,譬儒者襟怀,无所不备也。告竣携同志登阁以观四面环云,一泓貯静。有非人思议所及殆,妙想天开也乎。东望星岭联珠,佛宇新泉掩映成趣。值此文机,朗畅光聚,奎气射斗,匠心独运,手造五凤楼觉流水,今日明月前身,几得意忘言者矣?由是而西,簇笔峰高,如玉荀遥簪, 铓毫束立,鼓文心之精锐,为处囊锥,为出匣剑,雕虫小技勿庸也。放鹰山峙,其南神情奇肆, 倐起倐落,不可摸捉。非文势之,积健为雄,变化莫测者,与北则股帽山俯让泉,知文情之大雅,春容宛从端章,甫习礼乐中来也。睹斯阁也,因遨而见景,因景而悟文,夫豈徒为是登临之乐也耶。虽然余将有进焉,且夫士君子之立学也,先器识而后文艺,尚道德而默词章。实之不存,虚车饰无,当也,未也。其存心光如泉鱼在藻,厯厯可数,其立平清正;如泉泻石磴,冰在玉壶;其制行洁白,如泉之涓涓,始流淤泥而不染。如此有文有本,活泼泼地胸别具一泉。孔曰在川,孟曰观澜,此物之志也,不纵使英豪蔚起,文同翻水,思若涌泉, 立阁之本意哉。居山陬而振文凤,请自隗始,若筮虎变,占鹤鸣,翻然为图南鹏以光宠斯阁者,余将拭目以俟后之人!

黄俊冠拜撰

咸丰四年岁次甲寅孟春月吉时立

注:原文繁体字无标点,此标点正确与否,共商榷

甞 cháng 古同“尝”。
逦迤:读音lǐyǐ 曲折连绵。也作“迤逦”
砠: 读音jū 上面有土的石山;一说为上面有石的土山。
瓴: líng 古代一种盛水的瓶子:高屋建瓴(从房顶上往下泻水,喻居高临下的形势)。
貯 zhù 见“贮”
铓 (鋩) máng 刀剑等的尖端;锋刃:锋铓。剑铓。
倐 shū 同“倏”。
豈 qǐ(岂的繁体字)
陬 zōu 隅,角落:陬见(粗浅的见识)
请自隗始 qǐng zì wěi shǐ 复句式;作谓语;比喻自愿带头
筮 shì 古代用蓍草占卦:“龟为卜,策为筮”。筮仕(古人将出外做官,先占卦问吉凶。后称初次做官为“筮仕”)。
俟 sì 〔俟次〕依次。 等待:俟机进攻。
厯 lì 古同“歴”
歴 lì 古同“历”。

If you enjoyed this post, make sure you subscribe to my RSS feed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